晓风残月_79853

人面桃花2

  寅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间,整个桃花坞笼罩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里,桃林德小道上悠悠飘来一盏暖色的灯笼。待这盏灯飘到院前,桃夭才看清,原来是无痕回来了。
  这几天无痕总是寅时回桃花坞煮药,卯时便又出去,到下一个寅时又来,他总是背着新鲜的药材,大概是当天采的。
  桃夭抖抖自己的枝桠,落英和露水飘了无痕一脑袋,好在无痕带了斗笠,否则花瓣就算了,这露水可是极寒的。
   待无痕把药材煮上,桃夭蹭到他身边伸手在他竹篓里掏了掏,掏出一把胡颓子,她拿了一颗在衣袖上擦了擦就往嘴里送。
   “怎么会,看病。”
    无痕拿一把破扇子扇着风,看她一眼无奈道:“水果要先洗干净”
   桃夭鼓着腮帮子看他:“哦……”
   桃夭洗完果又蹭到无痕身边锲而不舍的问:“为什么?”
   无痕看着跳动的火苗沉默一会:“我……有一段时间特别倒霉,总是受伤……好吧现在也很倒霉,那时候比现在更穷买不起药看不起大夫,疼得受不了了就自己瞎用药,后来跑到药堂当伙计就会一点……”
   “后来?”
   无痕笑“后来大夫叫我冰雪聪明收我为徒”
   桃夭兴趣缺缺的哦了一声坐到一旁吃果子去了,无痕看着炉子里的火苗发呆。后来?后来他确实跟着老大夫学医,然而他才学了半年,师傅就患病去世了,医者不自医,师傅常说的一句话应验到自己身上。无痕本就聪敏,他钻研了一百年的医术也算是略有所成,不说能活死人肉白骨,在阎王爷手里多抢一刻钟的时间还是可以的,如果这世上又阎王的话。
   木柴燃烧爆裂的声音把他从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出来,他仰头想打个哈欠,视线忽然瞥到偏房门口一个修长的身影,那个哈欠生生憋了回去。无痕的心跳停了一拍,然后疯狂的乱跳起来。
   那个身影好似顿了顿,接着迟疑的迈出一步,接着摸索着朝这边走来。
  桃夭向他迈出一步,又生生挺住,那个男人不要别人帮。
  无痕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着心跳,默念着道:他现在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直到贺玄来到他近前,准确的对他一拜,多谢……兄台救命之恩。
   无痕简直要怀疑他的眼睛已经好了,他想开口说话,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要桃夭代劳比较好,于是他对桃夭使了个眼色。
   桃夭对他鼓鼓脸又对贺玄说:“不用”
   贺玄仍对着无痕,用那双无神的眼睛盯着他。
   无痕汗颜,瞪桃夭。
   桃夭又道:“他吃草,嗓子坏了,不说话。”
   “……”
   “……”
    “……”
    从醒来开始,贺玄心里就对这个救了他的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但他醒来的时间很少,这个人又经常出去采药,所以脱了三天,才终于见到人,结果人家还不能说话,其实贺玄现在能模模糊糊看到一点人影,然而面前这个人带着斗笠,加上夜里光线贺玄更加怀疑了。
   无痕总算镇定下来了,瞥了桃夭一眼,重新坐下看火候。
   桃夭看着贺玄,突然觉得这个人的气场比前几天更冷了,她硬着头皮道:“大夫说病人要多睡觉……好得快……”
  贺玄沉默了一阵,转身走了,桃夭跟在他身后一步之遥。
  等到关门声传来,无痕长处一口气,心道:看贺玄这样子外伤八成快好了,至于其他的,自己就无能为力了。明天可以换成普通的药,交给桃夭来就行,在贺玄离开之前自己还是不要回来的好。想罢,无痕叫来桃夭……
   一番叮嘱过后,无痕低声对桃夭说:“我要出趟远门,你好生照看明……这位客人,还有,不得怠慢修炼,我回来给你带叫花鸡。”
    桃夭生气:“不要当我是小孩,我两百岁。”
    无痕看着这个到自己膝盖的小女孩无言。在妖精堆里这个岁数尚且不算大,有因为凑热闹看别人渡劫不小心给雷劈了,命是保住了,这身形却变得像个小孩,话有时都说不利索。
   无痕叹了口气:“总之你……不要惹他生气,好生把他养好送走。”
   桃夭撇嘴哦了一声问他:“去哪?”
   无痕看了立在黑暗里的屋子一眼:“去药谷。”
  “嗓子还没好吗?”
   无痕轻咳一声,声音更加嘶哑:“没。”
  ……………………
     六月中,太阳炙烤着大地,桃花镇的桃花已经凋零的差不多,桃叶的颜色愈发深沉。
   无痕擦了一把额头的汗,中午的太阳简直要把他烤成挂在小黎院子里的腊肉一般才罢休。无痕走进镇里的凉茶店,一把扔下竹篓,喊道:“原叔快给我来碗茶!”
   原叔朗声笑道:“马上来。”
   原叔把茶给无痕端上来笑呵呵的问他:“这次又采到什么稀世奇药了?”
   无痕讪笑不答,心里尴尬,其实他并没有去药谷,说去药谷只是说给别人听的。
   原叔还待再问,这时一黑衣男子也在这桌子边坐下冷声道:“老板,一碗茶。”
  原叔自去端茶。
  无痕正要喝茶,看到这男子手一抖,茶溅出来大半碗。原叔端了茶来看到他的反应,再看看那男子堪比寒冬腊月天气的脸色,以为无痕被吓着了,忙招呼那人喝茶。
  无痕心里慌乱,面上不动声色端起茶碗喝了个精光,放下茶钱就往门口走,他跛了一只脚,走道门口被门口绊了一下,好在及时扶住门坎。
   走了一段路回头看发现那人没跟来,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即苦笑,他这辈子最不想见的就是自己,怎么会追来。无痕愣了一会,继续朝桃花坞走去,一边走一边责怪自己,不能想,不要想。
  进了桃花坞的范围,无痕速度慢下来,口又渴了,刚才拿碗茶浪费了,说起来这个桃夭居然来信说贺玄上个月已经离开桃花镇,他明明还在!等下我要吃光叫花鸡!
  贺玄在他身后远远的跟着他,看他跛着脚一步一步走得艰难,不由得想起以前,这个人最是比热闹,到哪里都有朋友,到哪里都往热闹的地方钻。如今却住在如此安静的一个地方,以前这人最是注意自己的衣着,如今却穿着粗糙的麻布衣裳,贺玄觉得自己应该高兴,看他过得这么惨我应该高兴,他这么告诉自己。
  可是他心里一点都不好受,他突然觉得很累,他这样过了一百多年,这一百多年他其实一直知道他的行踪,他在哪里,饿得奄奄一息,病得命悬一线,摔断了腿,磕破了头,手下人为了讨厌欢心把他的倒霉事说的更倒霉传递给他,他面无表情的听,心里没有多高兴。
   贺玄在无痕把门关上前闪身来到他面前,无痕一惊下意识要关门,贺玄把手上的竹篓一甩卡在两扇门之间。
  “……”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