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残月_79853

【楼诚】留痕(18)

夜晓生风1:

    汪曼春冷着脸看着坐在驾驶室的明诚。


    “是明镜让你监视我们的?”


明诚从后视镜看向汪曼春。


“你还真是听她的话啊!“汪曼春气得靠在椅背上,”我早晚要她……“话没说完,人已跌在前排的倚背上。


明诚阴沉着脸,双手握在方向盘上,“汪小姐,请你注意自己的措辞,不要在我面前羞辱我们明家任何人!“


汪曼春冷冷笑道:“你们明家?你至今还没进过明家小祠堂吧!你在明家无非是个体面些的下人罢了!“


“那我也是明家的下人,如果哪天大小姐要我去杀人,我也只会问她想要那人怎么死!“明诚回头盯着她,微微一笑,”更何况,即使您看不起明家,我大哥还是要做明家人的!“


汪曼春不再说话,只是狠狠瞪着明诚。


明诚收起笑容,重新启车前行。


 


飞流摇摇晃晃走在前头,明楼背着手走在后面。


巷口有一个驼背的老人,正在卖糖炒栗子,那暖融融甜滋滋的香气像一把小刷子,刷得心里暖暖的,痒痒的,就像那人的笑。


飞流歪着头看着那儿傻笑的明楼,拍拍他,“要吃!“


“好!买!“明楼眼里全是笑。


飞流抱着热乎乎的炒栗子,边跳边吃,歪歪斜斜的样子。


明楼拎着另一袋炒栗子,看着醉熏熏的飞流,想起了明诚第一次喝醉酒的样子。


那年初夏,明诚来这个家也有小半年了,还没从被虐待的噩梦里醒过来,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是冷淡的,怯懦的,仿佛正笑着的下一秒,那个瘦瘦小小的孩子就会抱住头跪伏在地上,每次自己训斥那个天天鸡飞狗跳的明台时,他都会站在一旁惨白着小脸,阿香偷偷告诉他,他来了到现在,那个小小的包袱就没有打开过,好像随时等着被扫地出门了。


自己跟他聊跟他谈,可他一直低着头。


自己不是一个对待孩子很细腻的人,对着低头沉默的小阿诚,品尝到人生中第一次深深的无力感。


直到有一天,小小的明台偷喝了酒柜里的葡萄酒,在房子里又唱又跳又哭又闹,抱着明镜喊妈妈,把明镜的心哭得稀碎。


明楼终于有了主意,用了半瓶红酒打开了明诚的心,明诚通红着脸抱着自己的脖子,醉熏熏软萌萌的,一遍一遍叫着自己大哥。


 


飞流看着沉浸在回忆里的明楼,凑近他,“在想水牛!“


“你小子还挺精!“酒气喷在明楼脸上,明楼皱起眉。


“水牛!好!”飞流歪歪斜斜的在明楼眼前竖起大拇指。


“你喜欢水牛?”明楼突然想起当年那个伤痕累累的少年,想起这些天的一些事,捏紧了手中的口袋。


飞流站住脚,却站不稳,一边还认认真真的点头,“嗯,喜欢!”


“水牛哥哥是好人,却有人不好好对他!打他,踢他,不给他吃饭,差点害死他!”


“为什么!”飞流瞪大眼睛。


“我怎么知道!”


“谁?”飞流嘟起嘴。


明楼抬起头,看到自家台阶上站着的,张望着的桂姨,抬抬下巴,“她!”


飞流用力瞪过去,把炒栗子塞进明楼怀里,一拧身子,人已旋在半空,像阵风似的刮向那人。

明楼听着院子里不时的惨叫声,和女人们的大呼小叫,一挑眉,“原来真的有轻功这种功夫啊!”


评论

热度(52)

  1. 晓风残月_79853夜晓生风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