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残月_79853

二重赋格 23

清和润夏:

23   小赵医生曰:孔雀开屏,其实不露屁股的。除了华丽的孔雀翎,人家屁股上该有的羽毛一根不少好吗。


 


礼拜六的时候李熏然和亮亮在一起玩小梁警官寄来的玩具。凌院长趁这俩人撮一起瞎捣鼓不碍事的时候赶紧打扫卫生洗衣服。


小李警官和亮亮上上周和上周一起照着说明书把木片都处理好,又锯又刨的。这一周打算一鼓作气做完它,上油漆拼装在一起。


前天小李警官在网上看了个生活小窍门,在油漆罐上勒一个橡皮筋,可以很方便地刮刷子。一屋子爷们没有扎头发的,于是小李警官抽了谁一条裤子上的松紧带。勒是勒上了,可是挺不好用的。毕竟松紧带表面还有一层线,一点不爽利,刷子刮不干净,黏糊糊的油漆带着松紧带走。李熏然提着刷子刮得费劲,亮亮凑上去看,松紧带打结的地方一开,崩了俩人一脸油漆。


李熏然领着亮亮火急火燎去洗脸,路过厨房凌院长正在把洗好的衣服拿出来准备晒。凌院长看见一大一小俩花脸儿,笑一声:“行啊,一点没浪费。”


李警官不知道在安慰谁:“没事没事,这玩具这么贵就是贵在油漆上了,水洗的!”


凌远去阳台晒衣服:“明天亮亮还得去培训班呢。”


李警官叹气:“小可怜儿,院长虐待你,大礼拜天的没法睡懒觉。”


亮亮闭着眼闭着嘴搓脸蛋。


 


中午吃饭的时候凌远无意道:“明天早上你也去送亮亮吧。亮亮那个活动中心挺漂亮的,正好咱俩去逛逛,散散步。”


李熏然塌下脸:“学校有啥好逛的……”


凌远笑道:“我知道你想什么,你是不是以为活动中心是那种火柴盒似的一层一层楼?不是。那个建国前是个大资本家的公馆呢。”


李熏然眨着圆眼睛看他:“哪个大资本家?”


亮亮抢答:“明镜!”


凌远蹙眉:“嘴里有东西的时候不准说话。”


亮亮皱皱鼻子。


李熏然帮亮亮撕鸡肉。小家伙喜欢把鸡肉撕开在红烧的酱油里泡着,这样吃才有味:“哦,好像听说过。”


这里出过的大资本家实在太多,提起来也就知道个大概姓什么。


“那行,明天去看看民国大资本家都住什么房子。”


 


谭宗明一直筹划着带赵启平回佘山看看,他希望小狐狸喜欢他的庄园。但是赵启平天天值班,加班,做手术,偶尔被人半夜叫起来。赵启平一起谭宗明肯定跟着醒,谭宗明一醒基本上就睡不着了。赵启平观察谭宗明一段时间,觉得谭宗明不是起床气那么简单的问题。他睡眠质量好像一直很糟。


赵启平特意问过安迪。这位大司徒算得上谭陛下的挚友,在美国的时候就认识。大司徒很淡然:“谭宗明年轻的时候——我是说为了晟煊奋斗的时候,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处于高负荷的状态。理所当然的,就神经衰弱了。比较严重那种。一宿一宿睡不着。你知道他睡不着的时候干嘛么?自己跟自己打桥牌,念念有词的。现在的状态是调养好了些的。”


赵启平跟谭宗明说要不俩人分床吧。谭宗明搂着他的后腰一声不吭。赵启平给他箍得喘不上气:“你想勒死我?松开。”谭宗明下意识收紧了胳膊,又连忙放松。


笑话。你他娘的见过老虎松开到嘴的食物么。


所以赵启平只好每天晚上睡觉之前祈祷世界和平社会和谐。


 


终于等到赵医生休息,谭陛下开着奔驰商务接赵医生回佘山。赵医生有点忐忑,不过脸上很平静。早听说佘山的谭家宅不能叫“别墅”,应该叫“庄园”。


谭宗明也有点忐忑,镇定地开车。他不想佘山那边成为他们两人之间的芥蒂,可是……好想展示给小狐狸看。那是他绝对掌控的地盘,他想邀赵医生进来,进他的领地。染上赵医生的气息,宣示他的所有权。这想法有点危险,会踩赵医生的雷。


谭宗明认真地开车。


 


谭宗明不回家的时候,管家先生依旧勤勤恳恳,把谭家大宅打理得井井有条。一早谭宗明打电话,说要带个人回去。


一般谭宗明要举行沙龙餐会什么的,会直接告诉管家,确定菜单主题宾客数量,管家好准备一应餐具食材甚至是什么种类的酒。如果是特邀的客人,只有一位,或者数位,谭先生提前告知客人性别年龄国籍宗教信仰要住的时间长短,管家会处理好所有忌讳。谭先生从来不做没有章程的事情。


然而,这一次,谭先生打电话,只有很兴奋的一句:“我要带个人回家。”


这句话很有讲究。要么是这个人无足轻重,谭先生一点注意事项都没提。然而无足轻重的人根本不会入谭先生的眼,遑论带回谭家大宅。


要么,就是这个人,已经不需要和谭先生讲究社交礼仪了。


管家站在门口,微笑着等谭先生的车。


这是个,什么人呢。


 


开车开了半天,赵启平突然冒了一句:“我知道你为啥不爱回大宅了。”


谭宗明看前方:“为什么?”


“在休息室好歹能多睡很长一会儿呢亲。”


谭宗明咳嗽一声:“马上就到了。”


 


佘山,老实说,海拔就一百米。赵启平又不是没来过,他撑着下巴盯着车窗外看,这会儿他是真的惊奇了。


这里是佘山?


奔驰商务极速地穿过林荫小径。成片的竹林仿佛苍翠的海啸,扬到了最高的波峰,巨大的绿色的水墙在路的两边呼啸。


在怒涛中的植物中,一闪白色的房顶。


突然出现的完全欧式的白色城堡式建筑仿佛兔子洞里荒唐的梦境。


非常美的梦境。


赵启平吹了个口哨:“曼陀丽。”


谭宗明大笑:“我可没有个瑞贝卡等着你。”


 


奔驰商务等在高大的花园门口。门是电动的,沉闷稳定地缓缓拉向一边。赵启平看着眼前的建筑,忽然想几十一百年后这个建筑会不会进入历史博物馆的玻璃展柜里。做得小巧玲珑非常精致。资料卡写着:谭家庄园。佘山哪里哪里。现为青少年活动中心。


 


管家等在门厅外面。他是个头发花白打扮一丝不苟的称职的管家,看见谭先生的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男人,脸上的表情也丝毫没有动摇。


 


谭宗明看到他很高兴,喊了一声:“爷叔。”


 


赵启平在佘山呆了两天,总体过得挺不错。佘山经过谭老先生和谭先生两代的积累,才有现在这个规模。谭老先生往上还有一些渊源,提起祖父谭宗明耸耸肩,什么都没说。赵启平就不再问。


谭宗明希望赵启平在佘山住得高兴,希望他能爱上佘山,倒没想别的。在佘山赵启平对谭宗明的认识又多了一层:白手起家令人尊重,生长于锦绣堆还有勇气自己闯天下的,也很了不起。


赵启平拥抱谭宗明:“谭先生,你很了不起。”


谭宗明的手伸进他的衬衣:“谢谢。”


“不要在这么感性的时刻干这种事。”


“不不不,我觉得这更是性感的时刻。”


 


在佘山是快乐的,礼拜一是痛苦的。谭宗明很久以来第一次六点起床,衣冠整齐一脸郁闷地坐在餐厅,当啷着下眼皮怏怏不乐。他这么早起床工人们也都不适应,立刻开始准备早餐。赵启平看他一副快昏倒的德行,叹气:“待会儿我开车,我说昨天下午回市中心吧,你不听。”


谭宗明还在起床气中。工人们很快准备好早餐,赵启平微妙觉得餐厅上方的空气……很尴尬。


早上返回市区还真是赵启平开的车。他早备着驾照,这就用上了。谭宗明非常不快地下车,往写字楼里走。多少年没见他卡班卡点,前台都惊了。赵启平开着奔驰商务去附院,周一例会,他不能迟到。


 


谭总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一脸生无可恋地……发呆。秘书小姐还没有把日程文件送上来。这倒不怪她,因为其他主管正在汇总,才到她。谭宗明想干脆脱了衣服去休息室补一觉,低头一看端端正正的赵医生爱心领带结,怎么能拆?只好接着在转椅上发呆。


走廊里响起规律的高跟鞋声。


安迪来了。


谭陛下看天花板。

评论

热度(2750)

  1. 海芋清和润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