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残月_79853

【楼诚灵异向】渡灵之安魂咒(2)

楠楠自语lnn:

第二章 安魂咒




(2)


 


阿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他来到了一个破旧的小弄堂,一座低矮简陋的院子里,隐隐传来孩童的哭喊,推开门,面目狰狞的妇人用手中的木棍捶打着伏在地上的孩子。


 


阿诚想冲上去阻止,却觉身上一阵疼痛,自己竟然成了那被虐打的孩子,手臂无力的护在头上,尽量将身体蜷曲着,原来做梦也会这么疼。


 


地上冰凉,阿诚却觉得火辣辣的伤口贴上去有一些舒服,听着妇人锁门的声音,阿诚试着动了动麻木的身体,他差点就以为,自己会这么死去。


 


直到落入一个柔软的怀抱,带着他远离那如同地狱一般的家,温柔的声音一直响在耳边,阿诚费力的睁开眼睛,终于看清了那人的模样。


 


“明…明楼?”


 


虚弱的声音带着一丝不确定,却乐坏了一直守在病床边的人。


 


“你可终于醒了!”


 


阿诚清醒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张放大了的俊脸,本能反应的想挥拳打过去,却发现自己的手被握在一只大手中。


 


“怎么回事?”阿诚明明记得自己和明楼在接到信息后就赶到了第一医院,怎么会睡到病床上来了。


 


明楼见阿诚正处于懵逼状态完全忘记了俩人相握的手,得寸进尺的将另一只手也覆了上去,“你刚到医院就昏倒了,吓得我以为你得了什么绝症,没想到就是被梦魇着了。”


 


“让你失望了。”阿诚咬牙切齿的抽回了右手,看外面,天刚大亮。


 


“你到底梦到什么了?害怕成这个样子。”明楼踱步到相邻的病床上,躺了上去,守了阿诚大半夜,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白天鬼不会出现,趁机补会觉。


 


听着明楼渐渐均匀的呼吸,阿诚揉了揉太阳穴,也闭上了眼睛补眠,“梦到你了……”


 


李局长一进病房就看见二人呼呼大睡的场景,无力的叹口气。


 


昨夜法医鉴定死者为猝死,据调查,死者生前除了病房中的老人外并未与他人接触,通话记录最近的也在三天前,所以不会产生什么情绪波动,且从体检报告上来看也没有任何疾病。想到前两个死者,李局长便给阿诚发了短信,没想到阿诚一进医院就晕了过去,明楼当场笃定,医院必有东西在作祟。


 


“那为什么我中招了却没死?”阿诚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随李局长前往太平间,即便早晨睡了一觉也是极不安稳,断断续续的梦境实在搅得人头疼。


 


“我在这谁敢动你?”其实明楼现在还在后怕,昨夜他只感觉有东西在靠近,要不是露了点手段,恐怕阿诚也会和那三个死者一样了。


 


“三个死者都是男性,年龄在四十岁左右,家庭情况各不相同。”李局长简单的介绍着,打开了太平间的门,一阵冷风刺的人浑身一颤,“第一个死者是医院的病人,本就患有心脏病,所以医院方面并没有惊动警方,直到第二个死者,”李局长来到第二个死者面前,“他是病人家属,半夜去卫生间时遇害,第二天早上被发现,医院这才报了警,第三个死者是医院的护工,昨晚十二点十分被发现的,据推断死亡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因为后两个死者的死亡特征与第一个死者相似,这才联系到一起。”


 


“应该不是单纯的被吞噬魂魄。”太平间里阴气森森,配上明楼玄而又玄的语气,有那么点瘆得慌,“这两个人魂魄没了,但是他的还有。”明楼指着护工说道。


 


“他现在只剩下一魂一魄,如果七日内不能回魂,就和那两个人一样了。”阿诚拿出了一道符贴在护工的额头上,剩下的一魂一魄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消失,如果拖到最后,即便是回魂了,也不可能如同正常人一般,要么多病多灾,要么变得痴傻。


 


李局长揉着脑袋,最近命案频发不说,大部分还都是和鬼神有关的,这题真的超纲了。


 


“要不,试试招魂?”对于招魂,阿诚也只是听过没试过,并不知道效果如何。


 


“嗯……可以一试,就算招不回来也大概能知道失魂的原因。”明楼点点头,打算和阿诚一起回书店取招魂用的东西。


 


“李局长,熏然呢?”以前有这方面的案件都是李熏然来联系阿诚的,昨晚就想问来着,结果还没见到面就做梦去了。


 


“熏然去追捕一个盗墓贼了,不过从昨天开始手机就一直是关机状态,我们也在找,而且,昨天盘山路发生了一起坠车事故,警方还在搜寻调查中……”李局长摇摇头,他实在不想联系在一起,但心里总是不踏实。


 


“放心吧局长,明楼给熏然看过手相,虽有几次劫难却是长寿的命。”


 


李局长是李熏然的父亲,阿诚也是在和李熏然聊天时偶然知道的。


 


回去的路上两人显得沉默了许多。


 


“我什么时候说过熏然会长寿?”


 


“明楼,你多久没去上课了?”


 


招魂阵并不难摆,明楼又做了简易的招魂幡,只等天暗下来开始施咒即可。


 


今夜无风无月,大片大片的阴云聚拢而来,阿诚从顶楼朝下望,游魂似乎比昨日又多了,但幸好只是修为尚浅的小鬼,害不了人性命。


 


“二位还需要些什么吗?”凌远拿了一碗清水递给明楼,对于鬼神之说凌远从前是不信的,但挡不住后来有人天天在耳边嘟囔,便觉得有些新奇。


 


“您最近没什么不舒服吧?”明楼端详着凌远的脸,阿诚听到声音,也跟着凑了过来。


 


“啊?多谢关心,就是最近有几台手术加上医院出了事情,有点休息不好。”凌远摸了摸鼻子,被阴阳先生问不舒服,难道自己也被鬼缠住了不成?


 


的确,从明楼和阿诚的眼睛里看,凌远眼圈发黑,身上挂着若有若无的阴气,典型的被鬼缠住,但那鬼似乎,并没有害人之心?两人也不确定,鬼没出现,他们也没有办法。


 


雷声轰鸣,眼看一场大雨将至,明楼叫人熄了楼顶的灯,手持招魂幡盘坐在阵法中央,身边放着护工生前穿的那套衣服,嘴里念念有词,“老祖传牌令,金刚两面排,千里拘魂症,速归本性来。”


 


阴云漩涡一般在头顶涌动,阵阵阴风吹来,四周缠绕的铃铛“铃铃”作响,李局长和凌远明显感觉后背阴凉,汗毛倒立,似乎冷到骨子里,阿诚手持符箓念了几句咒语,赶走了几个不长眼的小鬼,忽然发现楼顶的门前立着一个身着病号服的老人,老人面色慈祥却双目无神,朝着阿诚正微笑的招手。


 


阿诚发现老人身后盼着一只巨兽,象鼻、犀目、牛尾、虎足,想喊明楼,想拿铜钱剑出来,但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迈开双腿,僵硬的走了过去。


 


“我们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家了,我们还会有最黑暗的一段日子要渡过。”


 


“你挺得住吗?”


 


似乎听到了厅内的谈话声,阿诚恍惚的靠近,正好和沙发上的青年面对面。阿诚惊恐的后退,然而发现自己扶不住任何东西,拼命的喊了几声,二人还是沉闷的对话,根本就没有发现阿诚的存在。


 


“要想赢得胜利,有时候就必须把自己最亲爱的人给填进去。”阿诚逐渐冷静了下来,他要找到破除梦境的方法。


 


说话的人像极了明楼,他听得出那人话中的愤怒和悲伤,更看得见那人藏在眼底深深的爱意。“我宁愿自己去取代他的位置,而不是……”


 


话音戛然而止,阿诚顺着那人的目光看向青年,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青年,但青年的眼神要比自己冷一些。那个像极明楼的人似乎从青年眼中读出了什么,无措的收回目光,解释道,“也许只有这样,大姐才能原谅我。”


 


两人沉默的对视着,最后像极明楼的人首先收回了目光,疲惫的阖上双眼。


 


阿诚捂着越发疼痛的心口,吃力的看向青年的眼睛,他分明在那双眼中读到了死亡。


 


明楼见阿诚倒下,也顾不得招魂,将阿诚护在怀中,捏了个法决,楼顶顿时爆发一片金光,阵阵哀嚎声起,明楼却只是沉默的在阿诚额头上画了一道符。李局长和凌远虽听不见也看不见到底发生了什么,却能感到一阵暖意驱散了阴风。


 


楼顶的门内传来细微的哭声,明楼将阿诚放下让凌远帮忙照看,快步走向门口,表情阴沉的可怕,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手枪。


 


一脚将门踢开,只见一只小鬼狼狈的蜷曲的角落,可怜兮兮的抬了起头,明楼还维持着举枪的姿势,人已经愣在当场。


 


“熏…熏然?”


————————————————————————


七夕你们想吃肉还是想更新点别的?

评论

热度(71)

  1. 晓风残月_79853楠楠自语ln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