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残月_79853

【凌远×李熏然】无情伙伴(四)

木卜_PanDaHoLic:

*无情伙伴(三)


*灵媒法医与无神论警探互相看不顺眼又得协同合作的故事


 


【空房的住客】中*2


众人回到警局的时候,王轩已经将死者秦力、陈兴、陈兴老婆梅佳、儿子陈苗以及那张身份证主人,被通缉的王虎的资料准备好了。


井小天对他竖了个大拇指,称赞道:“不愧是我们轩儿!”


王轩翻了个白眼,3队这些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大黄带偏了,全部开始什么儿什么儿的叫人。想到这,王轩默默看了李熏然一眼,倒是没人敢叫他一声然儿。


李熏然感受到王轩的目光,不用猜也知道这小子在想什么,于是瞪过去:你敢叫试试!


王轩望天。


“对了。”王轩递了张便利贴过来:“这是梅佳妈妈家的住址和电话,电话已经打过,梅佳没有回去。”


“没有回去?”井小天意味深长地嗯了一声,然后问李熏然:“凌远呢?”


王轩看一眼井小天,那眼神是在说:居然没叫远儿。


井小天笑眯眯看过去:“跟他还不熟!”


“啊?”王轩疑惑。


“熟人才这么叫,对吧黄儿!”


大黄赶紧点头。


李熏然忍不住扶额:“除了法医室就是隔壁办公室了,不然还能去哪?”


井小天点头,觉得李熏然说的很有道理。


“师父,天队,我回啦!”陈家茂兴致勃勃地冲进办公室,然而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热烈的欢迎。


大黄和王轩几乎下意识拿过桌上的文件看了起来,还假模假样的交流着。井小天盯着天花板看了片刻,一拍李熏然的肩膀:“不如你带着茂儿去梅佳娘家看看?”


李熏然总觉得井小天这是嫌陈家茂闹腾,赶着他更闹腾之前将人打发出去好清静一下。


“对了。”井小天又说:“你记得跟江队说下,这案子没准跟王虎有关。”


李熏然没接话,井小天知道这是质疑他怎么不自己去,于是对李熏然说:“我这会儿有点急事要去找下凌法医,你乖哈!”


“井小天,你丫越来越不要脸了!”李熏然道:“要不是你偷吃人江队的点心,2队能一直不肯跟我们合作嘛?这事儿我可不管,要去你自己去!走了茂儿!”


“哦!”陈家茂同情地看一眼自家天队,而后头也不回的跟着李熏然走了。


办公室剩下的众人赶紧低头制造出各忙各的假象。井小天盯着门口愤愤地说:“娃大了一点也不好带!”


李局长正好从办公室门口路过,向井小天的方向望了过来。井小天赶紧笑嘻嘻地打招呼:“李局!”


李局长对他点点头就走了。


“轩儿,你觉不觉得我们天队越来越难琢磨了?”大黄小声问王轩。


王轩从电脑后抬起头来看向他,幽幽地说:“你没听别队的说吗?”


“说什么?”


“我们天队是整个J局最脱线的!”


“还有这事?”大黄惊讶。


“那是,我们队有最脱线、最咋呼、最神经大条、最狗屎运、最……”


“别最了!”井小天一拍王轩的肩膀:“你去跟人江队商量一下。”


王轩偏头:“不去!”


井小天看向大黄,大黄赶紧望别处。井小天怒吼:“你们想造反啊!”


李局这时拿着一份报告再次路过3队门口,循声望了进来。众人赶紧打招呼:“李局好!”


李局再次点了点头,走了。边走边琢磨,这3队破案率是高也能干,但就是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啧啧,年轻是好啊。


 


凌远最终还是拿着那枚戒指回来做鲁米诺测试,不出李熏然警察的直觉,戒指上确实有血迹。联想到陈苗的举动,估计是梅佳的戒指。


凌远对戒指做完取证后才去看尸体,这会儿卢新已经做了初步检测,见凌远来了便向他汇报结果:“死者受害体内检测出残留的苯甲二氮卓,从吸收情况来看应该是死前1小时之内摄入的。”


“所以才没有反抗吗?”凌远又问卢新:“还有别的发现吗?”


“嗯。”卢新点了点头:“就是跟这个案子应该无关。”


凌远看向他,示意他但说无妨。于是卢新接着说:“死者背上的纹身和您之前调查的那桩悬案死者身上的是一样的。”


凌远皱眉,但也并不出意料之外,之前在案发现场没有看到死者的灵他便想到这个结果了。凌远接过卢新递来的照片,照片中死者背部血红的幽灵兰显得异常妖异。因为是拍的特写所以纹身占了几乎整个画面,凌远指着幽灵兰底部一个小红点问卢新:“这个是人为造成的痕迹吗?”


卢新咦了一声,抬头看凌远:“我检查的时候没有这个红点啊!”卢新快速走到停尸格前,将秦力的尸体拉了出来,两人合力将尸体放上解剖台。凌远将尸体翻了个面后背朝上,卢新也凑近了观察:“怎么会这样?”


尸体的背上那朵幽灵兰仍开在肩胛骨处,而照片内的红点却是不见踪影。


卢新看向凌远,凌远看着死者背上的纹身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熏然和陈家茂到达梅佳父母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接待他们的是梅佳的父亲。


梅父将茶杯放到两人面前的茶几上后,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不等李熏然他们开口,先问道:“是佳佳出事了对吧。”


陈家茂看向李熏然,李熏然点了点头:“老爷子是知道些什么吗?”


梅父叹了口气,脸上的失望与难过让李熏然也有几分难受。每次询问被害者亲人都是令人难受的,而他们却又不得不做。井小天总说有天会习惯的,但至少到现在,3队也没有人真正的习惯。


梅父抓住李熏然的手,情绪激动:“警察同志,你一定要抓住那个混蛋!害我女儿的除了他就没有别人了!”


“老爷子,你说的他是指?”


“还能有谁?那个天杀的陈兴!”陈家茂在一边看着,生怕老头一下子没缓过脾气给晕了过去!


“老头子?”屋内传来一个疲惫的女声,应该是梅佳的母亲:“你在和谁说话?”


梅父稳住情绪,赶紧冲屋内喊:“我没说话,是电视!你睡吧,我一会儿就来。”梅父将音量降了下来:“他妈妈心脏不好,这事儿还是先不要告诉她了。”


李熏然和陈家茂赶紧点头,李熏然也小声问:“您为什么这么肯定梅佳出事了,并且是陈兴干的呢?”


梅父在口袋里摸了摸,似乎是想找烟,最后想到什么了又作罢:“佳佳两个月前回来过一次,说了些奇怪的话。又说万一自己出了意外肯定是陈兴搞的鬼。当时差点没把他妈妈吓出病来。”


“她既然知道有危险,为什么还要回去呢?”陈家茂不解。


梅父却问:“警察同志,有烟吗?”


李熏然递了一根过去,陈家茂帮着梅父点上。老头抽了一口烟,缓缓道:“还不是为了苗苗。哎……作孽啊。


“这事也怪佳佳胡来,我和她妈都骂过她了。我们也不是那种不开化的家长!你要是看上别人,就先把婚离了,再找谁都没人管不是!可她却……哎……最后苗苗也生下来了,那男人却跑了。


“我当时就跟她说,没有男人能忍受得了,她偏说陈兴那小子跟她保证了不追究,会对她和孩子好。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


李熏然和陈家茂面面相觑,没料到梅佳还有一段婚外情,而且陈苗不是陈兴的儿子。


“老爷子。”李熏然开口:“其实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梅佳是否遇害了,只能算是失踪。”


梅父点了点头,但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下午,你们同事打电话来问佳佳在不在我这儿的时候,我就知道坏了。佳佳已经一个月没和她妈联系了,她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打2、3通电话回来。”


“但陈兴说梅佳一个月前回娘家了,那一栋相熟的住户也都这么说。”陈家茂道。


梅父摇头:“这都不是他一张嘴想说什么是什么吗?佳佳要是真的离开她,除了回我这,还能去哪?”老头的音调不自觉地又拔高了些许:“苗苗出事那会儿我就觉得没那么简单!”


“陈苗不是自己在房间玩时出的事吗?”李熏然问。


梅父冷笑:“苗苗才多大,平时玩的不是积木就是变形金刚。偏偏那天拿着两根铁棒棒戳插座?铁棒导电先不说,那么危险的东西,佳佳怎么可能放到苗苗能拿到的地方去?”


陈家茂在心里忍不住卧槽了一声,细想下来觉得有些可怕,于是侧过头看向他师父。李熏然听了老头的话摸着下巴开始思考起来,他现在能确定的只有那枚戒指上确实有血迹,但它是不是属于梅佳,血迹是不是梅佳的都还不能肯定。


 


凌远对着秦力的尸体沉思了许久便拿起手术刀开始进行法医该做的工作,结束尸检后,凌远突然对卢新说:“这个月是不是送来一具无人认领的女尸?”


卢新仰头想了想:“这个月无人认领的尸体一共10具,3具是女尸,您指哪具?”


卢新问完后就见凌远又盯着空气发起呆来,片刻后凌远开口:“就前两天河里捞起来那具疑似自杀的。”


卢新一边在停尸柜的柜门上找那具女尸的编号,一边说:“我想起来了,那具尸体自杀的方式很奇怪,先服用了大量安眠药,然后跳河。”


“是跳河还是被推下去的还不能确定。”


“找到啦!”卢新拉开一个停尸柜叫凌远。


凌远没有过去,而是对他说:“跟戒指上的血迹对比一下。”


“啊?”卢新不明白,“哪个戒指?”


“下午测了鲁米诺的。”


卢新早就习惯凌远这样没头没脑的安排工作了,接收到命令后立刻没有废话的乖乖照做。


 


李熏然和陈家茂征求了梅父的同意,在梅佳的房间里搜查线索。陈家茂找到一本日记,递给李熏然看的时候发现李熏然正盯着梅佳的一张照片发呆。


“师父,这照片有什么问题?”


李熏然指着照片中梅佳握着杯子的手说:“这个戒指……”话说到一般,电话响了起来:“喂……嗯……我知道了。”


“这个戒指怎么了?”陈家茂见李熏然挂了电话接着问。


李熏然盯着他不说话,陈家茂被他盯得有些发毛:“怎……怎么了?”


“梅佳的尸体找到了。”


“在哪?”


陈家茂和李熏然同时回头,梅父不知何时站到了门口,显然已经听到了李熏然的话。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梅父反而显得平静起来:“我女儿的尸体……在哪?”


 


————————————————————


 


 

评论

热度(97)